亦苏

淡淡书香芸遮卷,微微寂静落尘埃 。
公众号:亦苏

小淼爷的小模样

时间真是快,转眼十多年过去,远离了青涩步入中年,今年最大的幸福是女儿一天一天的成长,满心的爱满心的期待,为娘祝愿好看的容颜和有趣的灵魂都赋予我女儿。

前院邻居家的玉兰花要开败,午间骑车去溜个弯,拍下的剪影,今日正好是四月一号愚人节,我过的是玉兰节吧。

一六年第一次拍图的早餐:半个黑美人、一杯热白水,图是竖拍,转横向角有点突兀。巧合的是花瓶的颜色和面包的颜色特别相近,黑美人味道不怎么好,卖相还可以。

很久很久未有更新,一年又比一年老去一岁,以前朋友们叫我兔仔,梳着刘海的齐发。上面的水妞和小鱼丸是东北人,小手是风光秀美的江西人。几年过去,东北妹子依然还是长发,兔仔和小手依然还是短发,大家忙七忙八,已经联络渐少。翻看老照片,印象里还是如初的春风里,听着歌聊着天,简单纯净的小小开心的时光。

其实缘分这东西来的偶然又叫人难忘,许多许多的人,擦肩而过的与留得住的朋友也是际遇,上辈子难道也是在佛前求过数百年,还是这辈子我们秉性相投的乐活着。见与不见,保重安好。

时光待着及观景

邂逅四月,与弱柳千条杏一枝,半含春雨半垂丝的景致相遇,沉静漂浮的心念,好愿得众动天,美意延年。

月末杏花落尽,绿踪踪满叶浓密,像是要遮盖秘密似的,叶音轻鸣,又隐藏细语人不闻,此是京城春尾;晚云接水共渺瀰,远沙叠草空萋萋。白苎不堪论古意,数花犹可醉前溪。孤舟有客归未得,乡梦欲成山鸟啼。此是我向往的烟花之地江南。

一个或低眉的空呆,一个或凝望的迟笨,几日窗外已然瞧见五月雨脉脉,色纸壁上显斑驳。

出门兜个圈子,看几客家具,我要焚香清茶,勿须人陪。

时光、待着、及观景,总有一些器物入眼喜爱,心灵急切熨贴的温暖,我要感时花溅泪,不要恨别鸟惊心。某些事不经意间就被岁月荒唐,眉头心...

落雪语

春晨的雪落的清寂。

光色阴霾,似围穹抱着半个天际,看的人目里心里晦涩,此重景色踏雪寻梅却是别有另一番雅境,古建园玲珑瓦,软毛领宽斗篷,暖袖手油纸伞,几步回眸望尽头,一树梅花香雪海,心间脉脉想想眉头盈盈笑意溢满,旧历年后的落雪不顾五九六九隔河看柳晴日渐临的春丽,亦该入园林寻一寻阑珊的冬色。

旧历年前已飞得雪花漫天,纷纷一夜白茫茫一片坦然纯彻,北风虽不紧,开门雪尚飘,真真切切的古意难逢惹的人温酒酌杯,独一人恋着数折昆曲京戏,直到暮色四合。单雯牡丹亭婉转,张火丁锁麟囊韵长,周佑君武家坡感慨,孤寂之人零落年岁,时时光阴均相同,难亦有分别。

京城的老胡同,巷子里的红灯笼人家庭院,门楼前七...

两三年前临摹的小画小字,少女回眸犹如人间四月天。

字是启功体,书写的虽是三月雪连夜,未应伤物华,只缘春欲尽,留著伴梨花,画的却是紫玉兰。

庵堂畸零人,气质美如兰,才华馥比仙。

白雨之死

母亲曾说白雨的名字取得不好,似乎有凄凉之意,冰冰冷冷的寒翠直接哽咽到人的心里去,太悲戚,不适合用作女孩名,要父亲再取一个来,把这个换下。当时白父手拿一本旧诗集,坐在藤椅上凝望母女俩,那躺在摇篮里小女婴睡得正香甜,迎面是母亲温柔的笑脸,爱意融融,她并不知初为人母的母亲脸上洋溢的是普通少妇般幸福的陶醉,知心的丈夫,乖巧的女儿,对她来说便是人生的全部。白父正读到一首苏诗《和孔密州东栏梨花》:

梨花淡白柳深青,柳絮飞时花满城。

惆怅东栏一株雪,人声看得几分明。

彼时春寒交冻,乍暖还寒,偶见碎冰也情有可原。春雷已经滚滚,偶尔滴几滴春雨,一天缠绵之后,似乎留恋起来,绵延不绝几日细如毛针,...

夏日碎记

奶瓶与枕头

这两天肚子极痛,躺在床上打滚,后伏枕埋头,趴下不动。心丝波涌,跟随夏热静回人寂花慵里的幽,渐渐止住的躁仿佛跌向远处,咬着奶嘴,吮吃热水,不再小闹。闭眼小憩,片刻迂醒,翻书听歌,急怪大好。

人性里的悲与喜,胎里带来的怪异,有时让人难以捉摸。生活中一时节的影响,留有深踪也难以使其忘记。人之外也有许多无形的枷锁,生于自然,固不能率性而为,长于水木黄土山岩,却不能裹赋钟灵释怀,常有所失,也不能不为遗憾。音乐流觞,指点素底白雅床单,花笑人愉,天来惬意,独我之乐之时,且不管妥与不妥,我喜便可。我喜抱枕而卧,握奶瓶喝白水,若尔要问,先要答我与尔何干,既无相干,多言是妒,暑气过盛,...

1 / 2

© 亦苏 | Powered by LOFTER